lao8

I'll be the sun if you want me to.

2016.12.29

又是一年元旦,晚会是一年比一年无趣了。

想来很久没写日记,恰巧碰上今日感触良多,便记录于此。

很可笑,我上一篇与这一篇是关于同一个人,可是前几篇又全都是关于另一个人的。至于我对这个人的感情,我自己也说不太清,我总觉得不是喜欢。大概就像一个同学所描述的,很复杂,很特殊。我自己也说不清。

这种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高二上学期期末考试之前我将我自己心里埋藏最深的事告诉她的时候。这种感觉,之前从来没有过。感觉把自己全部交予她了,彼此之间再无隔阂。

我母上总是说我是个猥琐的人,什么事都藏着掖着,一点也不大方。交朋友也如此,永远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没有交往太深的朋友。对朋友要求也不高,身边始终有人陪就行,管他这个人是不是固定的。

可她是个例外。我们的相遇仿佛浑然天成,是某种命中注定。她是个太诚实的人,我又太习惯于隐藏。可是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很快关系就变得很好。现在想来也很奇怪,明明志趣不和,却总有话题聊。这种朋友关系,是最让我感觉舒服与习惯的。因为我的大多数朋友都可归为此类。

变故大概发生在我刚意识到我性向的那一段时间。其实这件事我多多少少之前都有点感觉,可真正意识到那件事的时候,心里还是一沉。自我怀疑、自我否定、迷茫长期占据在我心里。我觉得很累,真的需要一个倾诉对象了,我选择了她。

对于她来说,我应该是她人生中遇见的第一个LGBT。我能看出来她一直在试图抹消我这种“我与别人都不同”的感觉,一直很想与我保持以前的关系。可不同就是不同。你再怎么努力说服自己,还是有什么东西会彻底改变。从那以后,我们之间的很多事,就发生了变化。

想来还是我不对。我总要求她去在意我,去在乎我的感受,想到她知道我全部的事了,就认为她应该与我再亲密一些。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任何秘密,应该知根知底。可我并没有得到我所想的待遇。于是我开始暴露最本性的我,暴躁,易怒,幼稚。现在想来真是讨人嫌,可她却一一忍受。我总是觉得我在她心中不重要,总是患得患失。然后我就赌气不理她,刚开始她还来主动找我,次数多了她也不这样做了,最后往往是我一个人生闷气,然后去找她把话讲清楚。

其实我知道我在她心里分量很重,可就是不自主地去在意她和某个男生之间的来往。今天我才发现,原来我和那个男生在她心中占有同样地位。可很不巧,那个男生天生就是我的克星,我从第一眼看到他起就不喜欢他。我和那个男生的关系很尴尬。而她,也要努力维持我们两者之间的平衡,不能冷落了任何一方。于是我今天问她累不累,她还是一向诚实,“累。”我便又心疼起她来。明明上一秒还是忿恨与假装无视他与她的交谈甚欢,下一秒又因为她的一个回答而心软。

说不为难是假的。说不难过是假的。

其实今天并不是要说这个,既然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评论

热度(1)

  1. 老老老老老八lao8 转载了此文字